6.0

2022-08-31发布:

国产九九99久久99大香伊.我的万千种可能 1-2

精彩内容:

   一.我和我的囡囡們

    我,和別人,不一樣。

    “囡囡,過來,來,走過來。”

    “媽——媽——”

    我依稀的記得那天,媽媽放手讓我行走。短短的兩米對我來說不應該是什麽
難事。但是在走動之前,我看到了我。對,看到了我,走了兩步,就被拖沓的褲
子帶翻在地,右手碰巧的帶到了茶幾上的餐刀,然後十分巧合的插入了我的眼眶。

    我就躺在哪裏,一動不動。

    鮮血汩汩流出,我的媽媽,楞了一下。然後靠過來,抱著我的頭,喊著我的
乳名。足足做了這個無用功做了半分鍾才想起來撥打120。

    但是爲時已晚,我看到我,失去了生命。

    小時候的我,還不能理解這些東西,但是我本能的感到恐懼,我沒有走向媽
媽,而是直接癱倒在地,嚎哭。向著遠離茶幾,或者那把餐刀的位置,爬行。

    媽媽過來把我抱住,怎麽哄也哄不好,因爲我的屍體一直躺在茶幾面前,直
到一段時間以後,才被幾個白大褂的叔叔阿姨拉走。

    過了幾天,我在我的屋子裏面,看到了一個只有我能看到的黑白相框,那裏
面的人,似乎,就是我。


    略微長大一些以後,我又看到了一個我,她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我經常追隨
她的腳步,和她打招呼,但是她從來都不理我。直到有一天,她打碎了一個碗,
割破了手。

    “媽——媽——!!”

    她穿著和我一樣漂亮的連衣裙,長著和我一樣可愛的臉蛋,淚水汪汪在客廳
哭了起來。我好奇的看了看茶幾上那個被放在邊緣,盛滿橙汁的碗,下意識的後
退幾步。然後,我就看到我的媽媽急急忙忙的跑過來。

    “囡囡,你這是怎麽了?诶呦,你別動,媽媽拿紗布去。”

    從臥室急急忙忙走出來的媽媽,看到“我”手上的傷口,和滿地的碎片,先
是把“我”抱了出去,然後立刻回臥室找出了紗布和酒精,替“我”擦拭傷口。

    “媽媽,媽媽?媽媽!”

    我的媽媽圍著“我”,卻完全不理我的呼喚,正當我逐漸提高音調的時候。

    “囡囡,怎麽了?”

    我的媽媽,從臥室裏走了出來。

    兩個,媽媽?

    “我”還在哭,一個媽媽正在給“我”包紮傷口。一個媽媽走到我身邊,蹲
下來,慈愛的目光平視著我,她摸著我的頭說道。“囡囡啊,叫媽媽幹什麽啊。”

    “沒,沒什麽。”

    有些不懂發生了什麽,是真的不明白,正好我有些渴了,就轉過身去,想要
喝掉那碗裏的橙汁,然後嘩啦啦。

    “囡囡你別動!”“囡囡不哭了啊,不哭不哭。”

    一個媽媽急急忙忙的把我從滿地的碎片中抱出來,一個媽媽摟著止不住嚎哭
的“我”,而我,則是因爲媽媽就在身邊,也沒有好奇的去撿地上的碎片,完好
無損的逃過一劫。

    一開始,我覺得我似乎能夠預知未來,就像電影裏演的那樣,無數個未來的
你去尋找一件東西,無數的人散步在空曠的工廠內。但是慢慢的,我發現不是。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看到的我越來越多,她們和我的生活與模樣也越差越遠,一
直以來,我都很好奇她們都是什麽,後來,終于有一天,我知道了。

    “媽媽爲什麽不讓囡囡喝那個漂亮小瓶子裏面的水啊,聞著好香啊。爲什麽
啊,爲什麽啊?“

    穿著寬松的睡衣,我無趣的坐在沙發晃悠著兩條小腿,一邊目光死死的盯在
放在高台上的那個粉紅色的小瓶子。真的很好奇诶,那麽香,比媽媽做的飯,熬
得湯,都要好聞上一萬——倍,可是爲什麽不讓我嘗一嘗呢?

    但是媽媽在看到我想要喝的時候,劈手奪了下來,然後告誡我說不能喝。然
後隨手就放到了櫃子的高層。媽媽以爲我不知道怎麽拿到它,但是我知道,只要
拖點椅子過來就可以夠到,這個是我看其他囡囡學到的,雖然她最後摔的很慘。

    不過我是媽媽的好孩子,媽媽說不能喝,就是不能喝。可是我真的,好想嘗
一嘗。

    “要是有誰,能替我嘗一嘗就好了。”

    不經意間,我冒出了這個念頭,幾乎沒等多久,我就看到了另外的一個囡囡,
從客廳搬來椅子,然後艱難的夠到櫃子高處的香水,然後,一飲而盡。

    “呸,真難喝……等等?我,嘗到了?”

    沒有在意那個喝下香水過一段時間,就痛苦蜷縮在地面上的囡囡,我無聊的
溜回臥室,擺弄起自己的娃娃。直到晚上,我看到我的媽媽和囡囡的媽媽,不過
我的媽媽很高興,囡囡的媽媽很驚慌。

    然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那個囡囡了。

    我似乎明白了,她們其實也是我,但不是未來的我。她們是現在的我,但不
是同一個我。而最特殊的是,我是她們,但是她們不是我。她們的經曆,是我的
經曆,她們的體驗,是我的體驗,但是她們犯下的過錯,只是她們的過錯,而不
是我的。

    “這真是,太棒了。”

    電視裏放的動畫片,對還是小孩子的我無疑是十分吸引人的。但是有個問題,
媽媽並不希望我看電視。

    所以說,我不看,囡囡看。

    我和一個囡囡坐在軟乎乎的沙發上,一人蜷縮在一個角。眼前的電視正放著
我最喜歡的動畫,只是我看的津津有味,而囡囡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媽媽,你回來了。”

    “!”

    先是鑰匙插入大門的轉動聲,然後媽媽風塵僕僕的走進了家門,看到了乖巧
坐在沙發上的我。

    “嗯,回來了,囡囡今天乖不乖啊。”

    “囡囡!你又偷看電視,是不是非要讓媽媽把電視給砸了你才安心?”

    “囡囡今天可乖了。”

    “不……不……是……”

    “那媽媽先去做飯了。”

    “還說不是!我發現我是把遙控器藏哪裏都沒用啊,以前怎麽沒發現你這麽
會找東西啊!”

    好吵诶~~~

    我的媽媽已經去廚房做飯了,而囡囡和囡囡的媽媽依舊在客廳進行著訓斥,
雖然很不想聽,但是必須要看下去呢。如果我沒有看見囡囡的媽媽把遙控器放到
哪裏,那麽囡囡就找不到遙控器了,那我就看不了電視了。

     “明天起,我帶著這個遙控器上班,我到要看看你還有什麽花活。”

    “啊,這樣啊。”我應該是第四次聽見這句話了,每次聽到這句話,都代表
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囡囡,對我沒用了。“真可惜。”

    很快,這個囡囡和媽媽的身影迅速淡去,最終只剩一個模糊的虛影。而沙發
上,又重新出現了一個凝實的身影。

    “囡囡,你晚上想吃什麽啊。”“囡囡,你晚上想吃什麽啊。”

    兩個媽媽一同從廚房探出頭來,詢問今天晚上想要吃點什麽。

    “雞腿!”

    “雞腿!”

    “好,給乖囡囡單獨做一個,不過只有一個,不能貪吃。”“好,給乖囡囡
單獨做一個,不過只有一個,不能貪吃。”

    “嗯!”

    “嗯!”

    隨著我的成長,我對囡囡的定位愈發的清晰。她們代表著我的可能性,比如
說我在這個時刻,這麽做,會發生什麽。

    “我們的小公主,今年生日想要什麽啊?”

    “想要,沒什麽想要的,吃個蛋糕就好了。”
   
    “想要小提琴。”“想要新衣服。”“想要遊戲機。”“想要芭比娃娃。”
“想要去遊樂園。”“想要填色畫。”“想 要……”

    “行,給你買個大蛋糕。”

    “行,給你買……”

    爸爸說完,非要寵溺的用他胡子拉碴的下巴蹭我的臉蛋,幾經推搡才在我不
滿的驚呼中離開。

    “嘟噜噜。”我略帶不悅的沖爸爸做了個鬼臉,然後一溜煙的竄回了自己的
房間。

    隨後,囡囡們也陸陸續續的回到了房間。

    我就知道,今年的生日,我可以收到不少的禮物。

    媽媽經常說我太安靜了,經常一坐什麽都不幹,就在家裏待一天。其實那是
不對的,早上囡囡會畫畫,下午囡囡會看書,周末

    爸爸會帶著囡囡去遊樂園,有時候是水族館,而晚上囡囡看似睡覺了,但是
囡囡實際上是躲在被窩裏打遊戲。

    不過這些都是囡囡做的,不過也同樣是我做的,但實際上也不是我做的。

    我們的生活,就是這麽的多姿多彩。但是我的生活,就是這樣平淡乏味。

    隨著年齡增長,她們不僅僅是用來幫助我得到那些難得的獎勵,經曆。當媽
媽因爲擔心我過于孤僻,九歲那年生日給了我一個平板電腦以後,也讓我化身傳
奇。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詩酒花茶信手拈來。每一個囡囡都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偏
科少女,但是我,就是全能!
.


                              二,轉折點

    我發現,這個世界,有點無聊。

    “你,跳下去吧。”

    我無聊的坐在自家23層的陽台,囡囡就在我身邊,初春的涼風順著大開的
窗戶吹的囡囡發絲淩亂,輕薄的單衣下有些顫抖。只是,不知道是寒冷,還是恐
懼。

    “快點,別再讓我重複了,跳下去。”

    囡囡還在猶豫,冷風已經吹了快半個小時,可是自己沒有絲毫沒有冷靜下來
的意思。對生命的渴望和對跳樓的沖動不斷輾轉著,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跳下
去的欲望反倒愈發強烈。

    “真是的,浪費我的時間。”

    我煩悶的合上手中的筆記本,沈默的走到囡囡身後。雙手似乎感受到了春風
的吹拂,然後對著猶豫不決的囡囡輕輕的推了一把。

    “跳樓,第四次實驗,還是沒能活著落到地面,又是一個被嚇死的廢物。”

    我們死過很多次,很多很多次。喝洗滌液死,吞針死,溺水死,燒死,吊死,
割腕死。哦,印象最深的是被狗咬死,那次真的很疼,印象深刻。

    說真的,我成長的,太快了。

    情窦初開的十四歲青春期少女,毫無疑問的陷入了叛逆期。正常來說,這個
年級的少女會戀愛,會思春,會有自己的想法,去任性,去犯錯,去和父母碰撞,
再在父母懷裏哭泣。

    可是我不一樣,我有過很多想法,也犯過很多錯誤,談過很多次懵懂的愛情,
也倒在父母懷裏哭泣過不止多少次。

    所以現在的我,沒什麽想法,不犯錯,不戀愛,也從不哭泣。而且,我,不
會犯錯。

    “女兒啊,你在窗台哪裏坐著看啥呢。”

    “想一些事情,碰巧坐在這裏。”

    “那個,女兒啊。”媽媽的語氣有些踟躇,猶豫許久才繼續說道。“媽媽聽
說你們學校有不少談戀愛然後失戀的,媽媽有點擔心你,你要是有什麽不開心的
事情,跟媽媽說說,別自己悶著。”

    “媽~~不會的,你看女兒從小到大一直都是這麽乖,怎麽可能去談早戀,
你就放心吧。”

    熟練的把媽媽推進廚房,我收起了挂在臉上了逼真假笑。真的是,太無聊了。

    這段對話我快說了無數次了,而且可預見的,我還要再說無數次。不過如果
要說好消息的話,那就是應該不會再說太多次。

    說實話,我真的很慶幸,那些囡囡只是現在的我。至少偶爾,很偶爾,我還
能碰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只是這些事情真的越來越少了。

    放學的路走過四億多次,一草一木的位置都記得無比清楚。媽媽的雞蛋炒西
紅柿也吃過了近一億次,其中鹽放多了鹹的比例是2.21%,放少了淡的比例
只有0.63%,總體上來說她喜歡多放點。同桌的男孩向我借過叁十多萬次東
西,大多都是筆,或者是塗改液。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向我借過一千七百二十叁次
手機,告訴他的媽媽他的手機被沒收了。不過之所以印象深刻不是因爲次數少,
而是因爲那一千多次都是我暗示囡囡們,讓她們刻意的去看他的手機。他的僞裝
很好,但是囡囡沒有任何的掩飾。所以,換句話說就是我故意的。

    當同一天你過上上千次,你也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如此的乏味。

    所以我才會熱衷于體驗死亡,因爲這個唯一能夠讓我感到新鮮的事情。

    “囡囡,你還不走麽?”

    “不,等我寫完這些作業。”

    “那你走的時候小心啊,最近聽說好多人走夜路被搶了,囡囡你一定要小心。”

    “嗯,我會的。”

    我目送我唯一的一個閨蜜依依不舍的獨自離開,我將目光轉回坐在我座椅上
的囡囡。

    “她走了,該你了。”我略微有些興奮的坐到她的面前,黑絲覆蓋的雙腿焦
躁不安的相互摩挲著,“快點快點,快點動手吧。”

    囡囡一臉忐忑的目送著她的閨蜜離開,稍等片刻後邁著無聲的小碎步竄到門
口探出頭去。確認走廊裏沒有任何人之後又小心翼翼的鎖上門,關上燈。再踮著
腳尖邁著大步走回自己的位子。東張西望之余,在月光下,從筆盒的角落當中,
掏出一把美工刀。

    她馬上就要死了。

    實際上,操縱其他囡囡的行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們也是我,她們
也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判斷。她們並非我的傀儡,在我的意念之下言聽計從。
但是只需要一些簡單的誘導,讓她最近稍微有些貪戀漫畫,考試的時候抉擇全錯,
然後莫名其妙的頂撞老師被批評一番。你瞧,從來沒有受過苦的囡囡,就這樣想
不開了。

    “快點,快點,都快九點了,我還要回家呢。”

    囡囡右手的美工刀數次壓向白皙的手腕,鋒利的刀刃壓出一道道紅痕。滾燙
淚水如同玉珠一樣,順著臉頰滴落在灰色的百褶裙上。她不想死,非常的不想死,
她還想趴在媽媽的懷裏哭泣,還想要爸爸帶她去水族館散心,還想要和閨蜜徹夜
長談,也還想要去追完那連載中的漫畫。

    但是,我想讓你去死。

    第叁只手壓在了囡囡那猶豫不決的右手,美工刀毫不費力的割開了嬌嫩的血
管,殷紅的血液,沾染了衣裳。

    囡囡怔住了,我笑了。

    囡囡哭了,我笑的更燦爛了。

    囡囡終于壓抑不住聲音,放聲哭泣。而我,也再也壓抑不住喜悅,放聲大笑。

    沒有人,沒有任何人比我更能理解她現在的感受。

    恐懼,無助,後悔,她慌亂的用右手捂住傷口。但是除了痛楚之外,血液依
舊汩汩而流。她的精神終于崩潰了,趴在課桌上,鮮血沾染了紙張,沾染了課本,
也沾染了她最喜歡的那本漫畫。

    身體仿佛變得不屬于自己,越來越乏力,越來越困倦,越來越寒冷。她孤獨
的蜷起身軀,擁抱自己企圖獲取虛假的溫暖,最終,阖上雙眼。

    不錯,很有趣的體驗。

    只可惜,好心情來得快,去得也快。

    “這位小姐,你別亂動,我們就搶個錢,我們也不想做一些令我們雙方都不
愉快的事情。”

    剛剛親臨死亡的愉悅全部消失,心情瞬間跌倒谷底。而最令我驚訝的是,走
在我半分鍾前的囡囡,一路平安的向前走著,走著。這,也是可能性麽。

    魁梧的身軀帶著熏人的汗味從我背後擒住,強而有力的臂膀壓得我有些呼吸
困難,一把水果小刀刀刃朝外的壓在我的脖頸上。

    “咳……咳咳……你……稍微……松點……”

    刻意艱難,如同喘不過氣一樣的回應他,大多數人都會略微的松開他們的壓
制,然後我只要趁著這個時間,去掙脫!

    “诶呦。”

    趁他松勁的那一刻往後一頂一拖,水果刀在我的脖子上劃過一道白痕便脫手
落地,而他也踉踉跄跄的後退幾步。而這個時候,我已經跑出了十幾米遠。

    被打劫的次數真的太多了,就算這種小概率的事件我也經曆過了七八十次了。
當然,不是每次都是這種成年人,大多都是那種混混高中生。但是原理都是一樣
的,跑就行了,除非說……

    “你想往哪跑?!”

    就在我即將沖出黑暗,拐角的黑暗處竄出了另外的一個帶著口罩的壯碩男子,
粗壯的雙臂在我雙肩輕輕一點就把我推了回去。

    “我不跑了。”我面無表情的癱坐在地上,漠然的舉起雙手。“但是你們搶
劫一個初中生,能搶到多少。”

    “強子,你怎麽選的目標,你看看著包裏,全他媽的是課本。”

    慢慢的,周圍的人多了起來,最終黑暗當中慢慢的摸出了六名男子,他們兩
人警戒四周,兩人搜查我的書包,還有兩個人一邊搜我的身體一邊揩油。

    “就是,你瞅瞅這臉,賊他媽的粉嫩,要我說,絕逼毛沒長齊的黃毛丫頭吧。”

    身旁的那個男人說著,一手掐著我的臉,另一只手就手電直接打到我的臉上。
我竭力瞇眼躲開燈光,但是懾于他們人多勢衆,只敢象征性的掙紮一下。

    “不可棱,不可棱,她絕對只是長得幼,你信一個初中生這麽冷靜?我他媽
的還不信了。你說說,她還能一開始從我手裏跑掉。我把刀都他媽的架她脖子上
了,我手都抖得不停,你看她。到現在不哭不鬧,你信她是初中生?”回話的那
人正叼著小手電,焦急的翻找著我的書包。不夠他很快就發現這樣根本說不清話,
幹脆放下手中的活,而後手電再次打到了我的臉上。“你看看,你看看,一點沒
慌一點沒亂,诶我說,你們把手機搜出來了沒,別他媽的偷偷摸摸的報警了。”

    “早就搜走了。”一旁的瘦高個揚了揚手中的小巧粉色手機說道。

    “嘿,你看這是什麽,銀行卡,這位美女不老實啊。”談話間,他們就從我
的書包裏搜出了我的銀行卡,真是失策。

    “密碼261348。”

    “哈?”

    “我說,密碼是261348,**銀行,你們去把錢取走吧,然後讓我早
點回家。”

    頭一次有點後悔,自己從囡囡哪裏抄過來的畫啊文啊,收益全在這場卡裏,
雖然說不是斷了財路,但是這筆損失依舊讓我肉疼。

    “頭,咋辦?”

    “強子,你帶著小霏去看看,我們留著裏看著她。”

    “好嘞。”

    我隨意的找了個地方,墊了課本坐了下來,而那四人,卻如臨大敵般的圍在
我四周。真是的,我又不會跑,不拿回那張銀行卡,我未來的稿費怎麽辦。

    “頭,你看著丫頭,妖的很,要不,綁起來?”

    “綁起來吧。”

    “六子,你綁漂亮點啊。”

    “……行,你把她綁起來吧。”

    “我不會反抗的。“看著那個被稱爲六子的男子,一臉猥瑣的拿著繩子過來,
號稱對這世界已經感到無聊,什麽的經曆過的我,也不由的泛起惡心和反感等情
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次的經曆,十分的,特殊。無論是我們經曆的第一次,
我是我經曆的第一次。“也不會跑。”

    “那是當然,你打打不過,逃逃不掉,但是能省點事情是點事情,而且捆綁
這東西,是我的個人愛好。”

    真是麻煩,六子與其說是在綁我,不如說是趁著綁我摩挲我身上的每一片肌
膚。如同要把我扒光的目光讓我感到如芒在背,灼熱的吐息讓我不由的泛起一陣
陣的雞皮疙瘩。惡心。

    “诶強子眼光不錯嘛,頭兒你看,這妞身材真不錯。”

    兩條小臂疊放在一起,雙手互相抱住手肘,繩索就順著我的小臂中間向上蔓
延,淡黃色的麻繩如同精致的花紋點綴在我白嫩的玉臂。但是唯美到此爲止,攀
到頂端的繩索兇狠的繞到胸前,在雙乳上下反複紮緊。不僅是把我的手臂牢牢的
固定在了後背,也硬生生的把我32c的雙乳壓大了一個罩杯。如果說過去的氣
質是冰山美人,那麽現在就要加個不屈的,或者被淩辱的前綴了。最終繩索繞過
我的後頸,在鎖骨處反複的打了幾個結,將雙乳上下的繩索拉到一起綁住。這樣
以來原本只是貼身略緊的繩索,一下子就變成縛身的牢籠,整個上半身渾如一體,
無處發力。

    “美女,聊聊?”

    六子扶著我的肩膀讓我坐會了原位,但是他的手如同黏在我身上一樣,沒有
離開,反倒是順勢整個身子都靠了過來。

    “離我遠點。”厭棄的語氣溢于言表,我很不喜歡和其他人進行親密的肢體
接觸,就算是爸爸也不行,因爲他很喜歡用胡子紮我。

    “別這麽冷淡嘛,找點事做。而且,要是你跑了怎麽辦。”

    但是六子似乎不僅聽不懂我說的話,也聽不出來我說話的語氣,反倒是離我
越來越近了。渾濁的吐息噴打在我的臉頰上,夜晚清新的空氣一下子變得汙濁起
來,我無奈的皺褶眉,撇過頭去。

    “我都被綁了,跑不了了。”

    “那可說不準,你只是手被綁了,腿還自由著呢,不能反抗,但是還能跑啊。”

    六子不是一個老實人,說話間和我貼的越來越近,而且雙手也順著繩索不斷
的舔舐著我的身軀,而話說到最後,從我背後繞過我右肩的右手,悄無聲氣的摸
到了我飽滿的乳房上。然後,狠狠的一捏!

    “那你就把我的腿也綁上,然後滾開!”

    我慌了,我亂了,我的心,動蕩了。我原以爲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事情能夠
讓我失去冷靜。但是我錯了。我所謂的,經曆過的數十萬年的歲月的記憶,不過
都是大同小異事件的重演。而這些經曆,也不過是發生在我父母溫暖繈褓中的虛
假世界。當我發現我下意識的用攀高的語調去掩飾我的羞憤,我的不安,我想,
我或許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六子,讓她安靜點,別招人過來。”

    “是,是。”

    “唔唔唔……唔唔嗚~”

    我在掙紮,毫無章法的掙紮。因爲六子的左手直接捂住了我的口鼻,汗漬順
著我溢出的口水流了回去,一股鹹味,還有一股土味。慌亂之下我無助的扭動這
肢體,但是驚呼被大手摁會嘴裏,上半身也被六子緊緊地箍在懷裏。腰肢無助的
扭動,雙腿反複的交錯。但無奈差距太大,一個男性,一個女性,一個成年人,
一個未成年人,一個被縛半身,另一個無拘無束。甚至六子在壓制我的掙紮的時
候,右手還有閑心反複揉捏我的左乳。最終,這場無聲的對抗以我筋疲力盡的鉆
進他的懷抱而告終。

    “冷靜沒有!別出聲了,不然我掐死你。”

    六子兇狠的氣聲回蕩在我的耳邊,而我再也顧不得他身上的異味,以及那吹
在我而後的灼熱吐息。恐懼支配了我的心神,淚水噙在眼眶裏打轉,我的腦子裏
現在真的是一片的空白,木然間,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還差不多。”

    六子終于松開了捂在我臉上的大手,我也終于能順暢的吸一口氣,只是這一
口氣剛吸一半就變成了低聲嬌吟,六子的兩只手一左一右的捏在我的乳房上。如
同小孩拿到新奇的玩具,愛不釋手的玩弄著。

    “那個,輕一點。”

    “嗯,你說啥。”

    細若蚊蠅的哀求一開始並沒有讓六子聽清,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氣也在他的吐
息和愛撫中迅速的潰散著。再次輕聲呻吟片刻,我再一次的組織好了語言,也鼓
足了勇氣。

    “就是,別那麽用力,我會忍不住,忍不住出聲的……”

    “這樣啊,只要讓你不出聲就行是吧。”

    “嗯……”

    “南哥,幫個忙。把我包遞一下。”

    “好嘞。”

    “六子,注意分寸。”

    “是的,頭兒。”

    “等等,我不是……”

    “讓你說話了麽!”

    “咳咳……”

    六子的臂膊直接無情的勒主了我的咽喉,氣管被壓迫,窒息的感覺讓我止不
住的咳嗽。雖然說上吊溢死我也沒少經曆過,但是從沒有過這種感覺,讓我無比
慌亂的感覺。

    “張嘴。”

    “你,你要……咳咳……”

    “沒允許你說話,張嘴。”

    六子的左臂壓著我的脖子,而右手則是探進了我的裙底。連帶著我的連褲襪
和內褲一同拔了下來。盡管我的內衣都是一天一換,但是穿了一天的內褲還是不
可避免的沾染了令人反感的分泌液的味道,當這些東西送到我的嘴前,我不由得
蹙起了眉。只可惜,我接下來不僅要蹙眉,還要流淚。

    “嗚嗚……嗚嗚~”

    先是內褲,再是絲襪,兩團織物一前一後的團成團塞進了我的嘴裏。我再次
掙紮,但是身軀早就因幾次的窒息恐懼而脫了力,這種掙紮,只是看起來在掙紮。
黃麻色的寬膠帶在我臉上一圈圈的繞著,被絲襪和內褲就這樣被封在我的嘴裏,
塞得鼓鼓囊囊的。我想要放聲尖叫,但是很快就因爲氣短而放棄,鼻子用力的喘
息著。

    一切仿佛回到了起點,我依舊是無助的被囚禁在六子的懷裏,他的雙手更加
肆無忌憚的揉捏著我的雙乳。唯一的區別是原本是我自己壓抑著我的聲響,現在
變成了一個內褲,一條連褲襪,和一圈圈的黃膠布。如同打開了什麽枷鎖,我不
自覺的配合著他的揉捏,昂著脖子,無聲的淫叫著。

    “真熱。”夏日的夜晚並不涼爽,而兩個身軀火熱的人湊到一起則是更加助
長了這股燥熱。身後的六子短暫的停歇了對我的騷擾,反手脫掉了他那髒兮兮的
白色跨欄背心,從他身旁的包裏又掏出了一把小刀。“美女,你熱不熱。”

    沒有回頭的我根本不知道六子打著什麽注意,下意識間昏昏沈沈的點了點頭。

    “那就讓你涼快涼快。”“!!!”

    被繩索縛身的我自然是不可能脫掉上身的衣物的,但是下一刻,冰冷的小刀
就戳破了我那淩亂的校服。冰冷的刀刃碰觸到我火熱的肌膚,讓我……

    “別亂動,傷到你就不好了。”

    如同接受到命令的人偶,我屏住呼吸,僵住因恐懼而顫抖的身軀,就這樣看
著他,一點一點的,劃開著我的衣物。夏夜突然變得如此甯靜,場景縮小到我和
他之間,布匹的撕裂聲,我的鼻息聲,和他那粗重的喘息。白色的校服在胸前被
掏空,淡藍色的胸罩被砍斷肩帶,強硬的扯出。繩索束縛之下的美乳如同掙脫了
拘束一般堅強的挺立著,乳頭則是早已充血膨脹,粉嫩的肌膚白裏透著紅。六子
急不可待的把剪刀放到一旁,粗糙的大手從根部開始捏住我的乳房。如同搟面的
棍一樣,在我的肌膚上留下陣陣紅痕,最終來到了乳尖,雙指上帶著的指甲直接
掐住了我的乳頭。

    “嗚……嗚嗚……嗚嗚!————”

    我的身體,我自認爲是最了解的,畢竟無數個日日夜夜,無數個囡囡都曾躲
在被窩裏,探索著自身的奧妙。乳房能給我的刺激,本來應該就是那樣的,但是
這雙男人的手,就好像有魔力一樣,輕輕幾點就點燃了我的身體。而當他的手,
真真切切的愛撫上了我的雙乳,我的情欲再也按捺不住。令人身體酥軟的電流從
乳頭擴散到全身,高亢的呻吟變成了低沈的嗚咽,我翻著白眼,勾起足尖。整個
身子如同繃直的弓弦,止不住的痙攣著。

    “你這也太騷了吧。”六子在我耳邊低語著嘲弄的話語,左手適時的探出我
裙下真空的下體,手指輕而易舉的扣進了濕潤的陰道,拉出一條淫液,先是塗滿
了我的鼻尖,再在我腰間的校服上,抹個幹凈。“你爽了,也該讓我爽爽吧。”

    不,不要,求你了。浴火翻騰下躁動的身體瞬間如墜冰窟,我僵硬的扭過頭
去,用祈求的目光仰視著他,別這樣,你們說過你們只是要點錢的。

    “放心,不會用你哪裏的,不然我們要是萬一被抓也是很麻煩的。”六子一
邊解釋安撫我著,一邊用右手不斷的刺激著我的下體。手指不斷的從陰道中帶出
發情的淫液,然後塗滿我的大腿內側。“配合點。”

    唯一遮掩我下體的裙子也被撤掉,赤裸著下半身讓我感到十分的羞恥。我下
意識的夾緊雙腿來試圖遮掩我的隱私部位,但是著或許正和六子的意思。他又從
包裏掏出一段繩索,在我膝蓋上下反複纏繞,叁下五除二,我的雙膝就被繩索牢
牢的固定在一起。

    “繃住腿!”六子也褪下褲子,堅硬的陽具擦過我的陰蒂頂在我的身前,先
是讓我一陣驚慌,而後來,我才明白他想要幹什麽。“繃緊點。”

    “六子,注意度,我去抽根煙。”

    “頭兒,你放心吧。”

    領頭的那個男人叼著一根陰燃的香煙離開了這片黑暗拐角,而我的身軀則是
在六子身上上下套弄著。熾若堅鐵的陽具貼著的我陰部,在我的大腿內側反反複
複的進進出出,龜頭時不時的頂到陰蒂更是讓我心神蕩漾。六子的手也別挺著,
雙手罩住我在夜晚中略微冰涼的皮膚,熱量和快感一同輻散到我全身。

    “啊~~~”

    終于,六子停下了他的動作,陽具透過我的大腿伸向了上身的校服裏,噴射
的精液全部倒在了我的肚子上,黏糊糊的令人難受。而更令人難受的是,隨著六
子射精時停下的愛撫,讓我在高潮邊緣不上不下的難受。

    躁動不安的在六子身上扭了快兩分鍾,他也慢慢的回過神來,摟住我滾燙的
身軀,在我耳邊低聲喃喃道。“想不想要。”

    沈默片刻,“嗯……”我想我一定羞紅了臉,居然回向一個陌生人,一個搶
劫犯,去,去。反正就是要那個。

    而六子也沒含糊,一只手伸進我潮濕的花徑,按摩著我的g點。另一只則是
在我胸前反複橫跳,如同踩點的舞蹈演員,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一先一後的,反複
勾動我體內的情弦。

    “嗚……嗚嗚……嗚!————”

    這是今晚的第二次。

    連續的掙紮和兩次高潮掏空了我的體力,我昏昏沈沈的閉上眼睛。灼熱的身
軀慢慢冷卻下來,細密的汗珠在夏夜的冷風下帶走了我身上的熱量。突然一陣而
來的寒冷讓我不由自主的往身後那人的懷裏蜷縮,而完全不顧我們之間本應是敵
對的關系。

    “六六,我,玩玩。”

    離開了溫暖的懷抱,我打著冷顫睜開了雙眼。說話的是那六人當中最高最壯
的那個人,說話結結巴巴。
   
    “行,給你。”

    六子先是把我推著站起來,但是癱軟無力的身軀讓我根本無法站立。六子幹
脆像扛著一袋米一樣扛起我,把我丟到了那人懷裏。

    “女人,嘿嘿。”那男子一臉癡笑的扳主我的肩膀,如同台鉗一般有力的雙
手抓的我肩膀生疼。不過就這樣吧,我是真的累了,讓我休!——

    “嗚!!!嗚!!!————”

    熾熱而巨大的陽具如同劈開我的身體一樣,趁著我完全沒有注意的時候從後
邊直接貫穿了我的身體。不對,不對,怎麽會這樣?一定是哪裏搞錯了,你們,
跟我保證過的。

    疲倦的身軀不知道從哪裏有擠出一份氣力,于痛苦之中掙紮。但是背後的這
個男人,比六子力量更大,而我的力氣,比六子制服我的時候更少,而且束縛也
更多。

    痛苦的哀嚎被內褲和褲襪所吸收,痛苦的掙紮只剩手指的開合和來回擺弄的
小腿。

    “舒服。”

    我還沒從劇痛中緩過神來,那雙大手直接抓著我的肩膀把我擡起。陽具沾染
著血絲從我陰道中退出,體內火辣辣的仿佛被燒灼一樣痛苦。而這股痛苦還沒來
得及得到緩解,我再一次的,被重重的插了進去。

    “嗚!!!————”

    身體再一次劈開,體內的異物感讓我感到強烈的不適,巨大的陽具如同一把
長槍一樣,似乎刺穿了我的整個身體,錯亂之中我甚至感覺說它已經頂到了我的
嗓子眼,下一刻就要脫口而出了。

    “奶子,大。”

    不用于六子那種輕柔的愛撫,背後的這位完全就像是在捏一個氣球一樣,用
盡全力去擠扁它。本來在繩索壓迫下的雙乳就漲的難受,現在更是想要擠爆一樣,
疼痛難忍。而更可怕的是,下一次抽插,她就這麽抓著我的乳房,硬生生的把我
提了起來。我忍著地上碎石紮痛的赤足的痛苦,想要幫他借一份力,但是膝蓋被
綁在一起的我,卻怎麽踩,也借不上力。

    “嗚,嗚,嗚~~~”

    沒有所謂的快感,全部,全部,都是痛苦。乳房被抓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樣,
每次上下的顛簸都會甩的的我生疼。身上破破爛爛的校服上衣也被用蠻力撤掉,
只剩下部分衣領和肩膀處的殘衣,如同一個披肩一樣。全身上下光溜溜的赤身裸
體,可是疼痛讓我沒有一丁點的心思在羞恥心上。身後的男子雙手掐著我的腰,
他再扭著自己的腰,我的臀瓣一次次的撞上他的大腿,每一次抽插,每一波痛苦,
每一會都會帶出一股淫液,混著鮮血順著我的大腿流下。而我如同一團死肉,一
個娃娃,雙目恍恍惚惚的看不清面前的景色,只能享受著身下那根熾熱的陽具給
予我的苦痛。它一次又一次的劈開我的身體,不斷的在我破破爛爛的身軀上添加
新的傷痕和痛楚。

    誰來救救我,誰都可以,求求你了,誰來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呼,爽。”

    身後的男子或許是累了,也或許是爽夠了。直起身來,我整個人騰在空中,
全靠腰側的兩只手和下體的一根陽具支撐身體。腦袋無力的垂下,我怔怔的盯著
我那布滿紅痕,隱隱作痛的雙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就這樣等著,然後我
感覺有什麽東西射了進去。

    當我從陽具上拔出,順著大腿留下的液體,除了淫液和血液,又多了一股精
液。

    “南哥,給你,玩。”

    “……”

    “六子!這血怎麽回事!”

    “啥?血?我沒玩壞她啊。”

    視線沈默之間轉向了在一旁傻笑的阿壯,他的洗的發白的褲子上,沾滿了汙
漬,淫水,和鮮紅的,血液。

    “你們在幹什麽。”

    “頭兒!”“頭兒!”“嘿嘿,大哥,你試試。”

    壞掉了,都壞掉了,無論是我,還是他們。

    我曾經從囡囡哪裏學到過一個知識,叫做破窗效應。大概是一個完整無損的
好東西會讓大家自覺的去維護。但是一旦出現了汙損破壞,那麽很容易誘發周圍
的人去效仿,甚至,變本加厲。

    原本那個叫頭的人剛回來的時候,他們一開始還在討論怎麽安撫我。不過當
那個傻子,對,那個叫做阿壯的傻子摸了過來,再一次的把我把住我的纖細的腰
肢,再次把他那罪惡的陽具插進我還未合攏的小穴,肉體碰撞的啪啪聲打斷了余
下叁人的思緒。

    而我身上還未褪去的紅痕,無神的雙目,乃至身上僅剩一點的破破爛爛的衣
裳以及在繩索拘束下完全無法反抗的身體,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都這麽慘了,再慘一點,也無所謂吧。

    第一扇窗戶已經被打破,而沒有任何人來修繕。那麽當第二面,第叁面一齊
破碎的時候,這棟樓的毀滅,已經是注定的結局。

    “你個婊子,他媽的我兄弟這麽賣力肏你,給點反應啊。”啪啪啪

    能有什麽反應,說實話,我甚至沒能理解他剛才在說什麽。整個人被放在附
近的一個廢棄的桌子上,髒兮兮的完全沒有擦。綁在膝蓋上那礙事的繩索已經被
祛除,兩條腿就像兩個固定架一樣,固定在我面前這位的肩頭。陰戶打開,陰莖
在我的小穴進進出出,從我的視角看來清清楚楚。

    快感,不能說沒有,但是痛楚占據了我的絕大部分的注意力。我竭盡全力的
分散著我的注意力,隨意的翻看著其他囡囡此刻的經曆。但是要不了多久,我就
會因爲淫霏的肉體碰撞聲和身體一次次被撕裂的痛苦和異物感拽回這裏。我想哭,
但是眼淚似乎流幹了,內心在怎麽悲傷,再怎麽絕望,也流不出一滴眼淚。

    “媽的,晦氣,就跟肏一個娃娃一樣,要不又著身子夠軟,還有體溫,我真
以爲是個娃娃了。”

    面前的男人抖動著他的陰莖,精液再一次的射在我的體內。雖然說被內射很
不舒服,但是這麽多次這麽久下來也快習慣了。而隨著他的後退,被肏的懸空的
屁股也落在桌面上,雙腿無力的支在外邊,隨著慣性一搖一擺。

    “你要讓人家歇一歇啊。”說話的是六子,就是那個把我綁起來的人。他拉
住我胸前的繩索,一只手直接把我從桌子上拖到地上。嬌嫩的膝蓋磕在粗糙的水
泥地上,火辣辣的疼,似乎是磨破了皮。六子粗暴的撕開纏在我臉上的膠帶,完
全不顧被撤下的發絲以及被扯得生疼的臉皮。一手掐著我的腮幫子,另一首直接
把我嘴裏已經濕成一團漿糊的織物扣住。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他就揪著我的頭發
讓我仰著頭,一瓶礦泉水就直接往我嘴裏倒。

    “咕咚咕咚咕……咳……咳咳……咳咳咳……”

    仰著頭喝水不是一件容易事情,更不要說我的嘴完全還僵著感覺動不了,沒
喝幾口我就嗆了水。不知道從哪裏湊出的力氣,我一下子彎腰蜷身低頭,總算是
讓水灑在我的頭頂,而不是我的嘴裏。

    不過六子沒有停下,水從我頭上傾倒而下,原本只是沾染塵土的身軀瞬間變
得如同從泥水裏打滾出來一樣。下身則是更慘,泥水混著淫水精液在我身上留下
一條條雜色的花紋。

    “緩過來沒?”

    “?”

    “咿呀!”

    六子見我毫無反應,避開了地上蔓延的水漬蹲了下來。右手一捏我的左乳,
左手一掐我的乳頭,敏感部位受襲的我總算是回複
了部分對外界的感知。

    “給你兩分鍾休息,過會繼續。”

    言畢,六子就把空的水瓶直接甩我身上,只留我一人坐在泥水窪中。

    “那個,你們不是說,不劫色的麽。”

    “……”“……”“……”

    “我們,玩,你,你,婊子,婊子,好玩的,婊子。”


    不一樣了,盡管只是短短兩分鍾的休憩,但是我的身體十分有韌性的抓住這
個機會。麻木的部位回複的感知,撕裂的痛苦也大大緩和。而當他們再次插入我
那剛剛開苞的小穴,我甚至,感覺到,快感壓過了痛楚。

    “哈……咕……嗯❤啊……”

    赤裸的玉足艱難的撐在在地上,他們用一只手同時拉住我背後的繩索和我垂
到後背的長發。一邊是迫使我昂著頭,另一方是十分方便用來調整我的姿態。

    “屁股擡高點!”啪!

    空著的一只大手狠狠的拍在我的臀部上,屁股一陣火辣辣的疼。吃通之下我
發出了興奮的嗚咽聲,原本略微松懈的足尖再次繃直,挺起屁股以便陽具更方便
的插入體內。

    “給……給我❤……別,別停,繼續啊。”

    背後的手猛地一拉,原本放平的上半身瞬間直立起來。雙腳被頂離地面,我
僅僅用我的小穴站立在身後男人的陽具上,而隨後,這個支撐我身體的唯一的支
點就在我體內射出了生命的精華。最後,身後的男性重新讓我雙腳著地,心滿意
足的都楞著疲軟的陽具,離開了我這具欲求不滿的火熱身軀。

    “诶,六子,你幹啥了,之前這女的跟死了一樣,現在這麽騷。”

    “簡單,她那之前就是被你們弄得太疼了,我給她餵了點止疼片。”

    “就止疼片?”

    “當然還有一點小小的簡易道具和一些特殊手法。”

    確實如此,我感到我現在的身體無比的亢奮。殘破的校服撕撕扯扯做成了一
個眼罩遮蔽了我的視線,視覺的缺失讓我的其他感官更加靈敏不說,也多了一層
未知的刺激。而固定在上身的繩索在抽插時 也不斷的摩擦著摩擦著我的身軀,
胸前的繩索正是讓我心神激蕩的罪魁禍首。堅挺雙乳則是隨著身體的晃動而搖擺,
熱的發燙的乳頭在冰冷夜風中吹拂,沒有得到緩解反倒感到更加的騷癢。耳朵裏
還塞滿了校服的布片,他們的討論朦朦胧胧的聽不真切。我茫然無措的站在原地,
接連不斷的強奸讓我已經完全的迷失了方向。加之他們的威脅,我竟只敢老老實
實的呆在原地。口幹舌燥的櫻桃小嘴開開合合,竟不知道是該求饒還是求肏。

    “你下藥了?”

    “哪能,我就拿刀架著她脖子說,你要好好配合,我們爽完了就給你留身衣
服,不然就殺了你。”

    “你還想殺人!”

    “沒,騙她的。”

    當你失去視覺和聽覺,剩下能用來感知世界的就只剩觸覺了。而當你再被禁
锢在一個小小的地盤後,你莫名的感覺你的世界是如此的渺小,你的世界,就只
有你那麽大。

    啪!

    黑暗之中,一只手拍上了我的屁股,並且揉捏起來。而受此襲擊,我不僅沒
有躲避,反倒循著觸感的方向略微俯下上身,腰肢反弓,踮起足尖,撅起屁股。
或許這很淫蕩,很下賤,但是我想我也不會在意這些了,畢竟身上全是半幹半濕
的精液淫液,什麽樣的反抗都像是在逢場作戲。

    “咿!~~”

    只是陽具沒有依我所想的那樣直接插入我那大張的小穴,一雙大手幾乎合握
住我纖細的腰肢,在我的一聲驚呼中把我提了起來。是他,那個叫做阿壯的人。
他是這一行人當中最高,最壯,力氣最大。如果說其他人我還可以用踮起足尖把
我的陰部送到對應的位置,那麽對他來說就完全不夠了。

    “呀……哈……哈……嗯……啊❤。”

    同樣,也是雞巴最大的那個人。有力的雙手把我甩到半空,身體憑空無處借
力,失重的恐懼讓我不停的擺弄雙腿試圖找到一個基準點,像極了一只炸毛的小
貓張牙舞爪。眼前一片漆黑加深了我的慌亂,被堵塞的雙耳只能聽到自己的驚呼
和身體與身體的碰撞聲。

    啪!啪!啪!

    寂靜的夜晚中回蕩著肉體的碰撞聲和我的呻吟聲,巨大的陽具每次碰撞時都
會把我塞得鼓鼓囊囊,仿佛這個身體都被這根陽具填的滿滿當當。身體如同一個
小巧的娃娃,被身後的人隨意揮舞著。而我也慢慢的習慣了失重的恐懼,反倒開
始享受這種完全失控帶給我的無助感。雙腿不知不覺的夾得緊緊的,每次抽插也
要幻想自己把體內的陽具夾得緊緊的,也不知道是想要牢牢的抓住這個自己唯一
可以依靠的支撐點,還是單純的性欲使然。

    “哥,你們在幹什麽!”

    “我,我也不知道,怎麽會這樣。”

    “之前咱們怎麽商量的,就搶錢,只搶錢。我們只是缺錢,沒必要做更多的
傷害他人的事情。”

    “是,我知道,可我···唉,你說咱們現在還能怎麽辦吧。”

    “這,唉,造孽啊。”

    氣氛逐漸沈默下來,彌漫在空氣中的情欲被清朗的夜風吹散。拿著錢歸來的
兩個人算是讓這群精蟲上腦的男人重新開始用自己的腦子去思考。但是令人遺憾
的是,當場還有兩個人,一個淫欲入腦,一個沒有腦子。

    “嘿嘿,要去了。”

    “別,別,你別射,你別射,你別射啊!嗚~~你繼續肏我啊,給我,肏我
啊!嗚嗚~~”

    抽插的幅度逐漸放緩,而經驗豐富的我也立刻就意識到了,他要射了。倒不
是說很抗拒他要射在裏面什麽的,關鍵是他射完了他爽了他就走了啊!一直乖順
的像個真人娃娃的我突然掙紮起來,沾滿汙漬的雙腿肆意踢打著,竭力晃動著上
身試圖幹擾的他的抽插。無論是待會憤怒的抽打我也好,辱罵我也罷,只要別射,
別射,再多肏我一會就好,我真的,就差一點了。

    可還是那句話,過大的力量差距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從腰肢上傳來的
力量仿佛要把我摁進他的身體,陰莖直挺挺的插到了陰道最深處,巨大的刺激讓
我一陣嘤咛。但是後續就無聲無息的盤亘在裏面射精,讓一直在高潮邊緣不斷徘
徊,欲火中燒的我無比的抓狂。

    “你別走,別跑,給我回來,肏我啊,肏我啊,肏嗚唔呀……”

    不知是發了什麽瘋,雙腳落地的那刻我竟然循著氣味一頭撞進強子懷裏,充
血敏感的乳房摩擦著他的身體,牙齒撕扯著他那充滿鹹味的衣裳,小腹則是蹭上
了他那軟塌塌濕漉漉的陰莖。雄性的氣息刺激的我身軀發軟,又發狠。

    “臭,婊子,不許,額,髒衣服。”

    所謂的兇狠不過是自我的感覺,對于阿壯來說,我這身型真的是一推就倒。
右手直接掐住我的脖子,窒息的恐懼下我徹底軟了下來,隨後在阿壯的半推半拉
下拖到了爭論的中央。

    “強子哥,玩玩,好玩。”

    崩壞,來的就是這麽的突然。

    我得到了我夢寐以求的高潮,今晚的第叁次,但是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舒服,
更多的是一種解脫,思維從情欲中的解脫。

    痛苦從身體的感官中釋放,繩索割的我的身體火辣辣的疼。插入身體的陽具
不再讓我感到欣喜,更多的是惡心,以及木然的疼痛。輪奸的人數從四上升到六,
不過也就這樣了,畢竟他們的間隔長了,而我的身體也麻木了。

    時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午夜十二點,長達叁個小時的輪奸讓我筋疲力盡,而
他們的休息時間也越來越長了,至少從囡囡哪裏得知的話,剛才我足足休息了五
分鍾。

    “呼,舒坦。”

    陰莖再次在我身體裏抖動,溫熱的精液似乎填滿了我的身體,而大抵也卻是
如此。至少剛才被拉起來摁在桌子上肏的時候,我感覺我大腿全是幹涸的精液留
下的痕迹。

    “她不會是被玩死了吧,一動不動的。”

    “沒吧,你看,還有呼吸的。”

    趴在桌子上的身體像是一塊死肉一樣被翻到正面,小臂壓著小臂讓我感覺十
分的不適。蒙在眼上的白色布片被扯掉,手電的燈光照在我臉上,驟然接受如此
強光讓我下意識的瞇起了眼睛。

    “有反應的,沒死。”

    “那,我們走?”

    “走吧。”

    “小霏,你們拿了多少?”

    “六萬,拿了一半。”

    “南哥,幫下忙,把人家東西收拾下。”

    “诶,你們誰給他留件衣服,讓人光著,不好吧。”

    “六子不就是你割的人家衣服麽,用你的。”

    “我這跨欄遮不住啊。強哥,要不……”

    “我的吧,強子那件都多舊了,而且我的衣服大。”

    “嘿嘿,我,再玩玩。”

    “阿壯,走了,回家了。”

    一陣兵荒馬亂,我的東西都收拾回了我的書包,至少是塞進去了,包括那張
卡。我也從躺在桌子上仰躺的別扭姿勢變成了靠坐在一處髒兮兮的墻角。

    “姑娘,我們很……算了,你的東西都收拾回包裏了,衣服給你披了件,遮
得住你的屁股。這把刀擱你手裏了,把繩子割斷就回去吧。我們……”

    “強子,趕緊走。”

    “馬上。”

    面前的男人回頭應了一聲,對著一臉木然的我說道。“……抱歉。”

    霎時間,夏夜歸還了它本應有的樣子,蟬鳴鳥叫,和我的呼吸聲。

    “呵……呵呵……呵呵哈……咳——咳——咳——”

    我該有什麽樣的情緒呢?是絕望,是恐懼,是慶幸,是該哭泣,還是該逃避,
還是該不看受辱之下選擇用手中的小刀終結自己的生命?

    都不是,我在笑。

    毫無留戀的丟掉手中的小刀,一陣叮叮當當後我就再也找不到它了。踉踉跄
跄的站起身,完全不顧從肩膀上脫落的外衣,也不管放在我身邊的書包。我晃晃
悠悠的走到外邊,跪下身,牙齒咬住一個沒蓋蓋,只剩半瓶,還塞了叁個煙頭的
礦泉水瓶。咬著它昂起頭,黃濁的汙水直接倒進我的嘴裏,就像六子給我餵水的
那樣,我昂著頭,一飲而盡。

    “呸。”

    一部分沒來得及喝掉的水順著我的嘴角留下,我一甩頭扔掉咬著的水瓶,從
嘴裏吐出了一個煙頭。喝下去還是沒進去,誰知道呢。

    再次掙紮著起身,但是對于虛弱的身軀來說,跪在地上的姿勢實在是難以發
力,幾次起身後反倒側傾摔倒在地。

    “哈,哈哈,啊哈哈!”

    我不可抑制的笑了起來,瘋狂的笑,詭異的笑,肆無忌憚的笑,就像囡囡死
的時候那樣的笑,而且要笑的更開心,直到因爲用氣過猛再次咳嗽起來。

    我知道了,這個世界,還是有蠻多有趣的事情,不是麽。

    強子看著眼前這個長著娃娃般精致面容的少女突然找上了匿身與角落的自己。
當著他的面褪去所有的衣裳,露出了身上綁著雜亂無章的繩索。然後頂著無神的
雙眼,用平靜的語氣,說著奇怪的話。

    “大哥哥,你們缺錢麽,缺錢的話,把囡囡肏一頓,囡囡就給你們一萬塊好
不好。”

    強子覺得這事情詭異極了,沈默片刻,劈手多下少女手中的一捆鈔票,奪路
而逃。

    “大哥哥,別走啊,囡囡這裏還有張銀行卡,你們把囡囡肏開心了,囡囡就
告訴你們密碼。”

    我面色潮紅的站在巷子深處,看著角落裏那熟悉而又陌生的七個人。一只手
撫摸著繩索留給我的血痂,一手搓揉著自己的陰蒂,默然想道。

    “囡囡還是挺聽話的,只是,我之前的想法,還不夠強烈。”

国产九九99久久99大香伊